“西南之西南” 边境之城瑞丽的防疫挑战

国内 图片

  原标题:“西南之西南” 边境之城瑞丽的防疫挑战

  在地图上,瑞丽位于我国云南省西部,其西北、西南、东南三面与缅甸接壤。独特的地理位置,让这个边境城市有着特殊的经济和文化,同时也面临着疫情防控的挑战。

  4天内,瑞丽相继查出23名新冠病毒感染者,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三级响应。这已经是当地一年内第三次应对新冠,而三起疫情都与缅甸有所关联。

  三次疫情均与缅甸有关

  7月4日,云南瑞丽在常态化全员核酸检测中,筛出3名新冠病毒感染者,本次瑞丽疫情由此展开。4天中,不断有新增病例报告,截至7月7日,已筛出感染者23名。

  这不是当地第一次发现新冠。

  知道君梳理发现,从去年9月至今,瑞丽已发生三起疫情,规模不一,但均与缅甸有关。

  去年9月12日、9月13日,当地相继发现了两名自缅甸入境瑞丽的感染者,一名为32岁女性,一名为16岁少女,常住地均为缅甸曼德勒省。两人偷渡入境,后者为前者保姆,与前者同住。之后,瑞丽全市城区人员居家隔离,全员核酸检测。该起疫情并未引发大的社区传播。

  今年3月30日,瑞丽在重点人群常规检测中发现了9名新冠肺炎感染者,开始了第二次疫情应对。知道君梳理官方信息发现,该起疫情持续到4月20日,累计发现了117名感染者,其中,66人为中国籍,50人为缅甸籍,1人为泰国籍,缅甸籍感染者占比突出。4月初,云南省疾控中心分析了14名感染者的病毒基因测序结果,分析属于同一传播来源和传播链,高度疑似从缅甸输入。

  而在此次疫情中,也不乏缅甸籍感染者。

  在首日(7月4日)发现的3名感染者中,就有一名34岁的缅甸籍男性。4天累计报告的23名感染者中,17人为缅甸籍,超过一半,其中还有两名3岁和7岁的男童。云南省疾控中心完成了对7份阳性样本的病毒基因测序,结果表明,基因组序列与德尔塔(Delta)变异株高度同源,与相邻境外流行株高度同源。

  目前,瑞丽市已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三级响应、全员核酸检测,要求市民非必要不进出。

  感染者均住在姐告

  距缅甸木姐市中心仅500米

  截至目前,本次瑞丽疫情中发现的23名感染者,近期均居住在姐告

  知道君了解到,姐告位于瑞丽市城区东南方向约4公里处,东、南、北三面与缅甸最大的边境口岸木姐口岸毗邻,距木姐市中心仅500米。

  其中,瑞丽口岸4条通道之一的姐告国门,距中缅边界81号界桩中心以西17.458米,距离国界线最近仅为14.959米。

7月7日,云南瑞丽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图/“云南发布”官微
7月7日,云南瑞丽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图/“云南发布”官微

  当地昨日(7月7日)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宣布自2021年7月7日10时起,瑞丽市姐告国门社区调整为高风险地区,其他区域为低风险地区。

  此外,7月7日0时起,对瑞丽主城区所有市民实行居家隔离管理。全市学校和各类培训机构全部停课。非必要不进出瑞丽。7日8时起,瑞丽市主城区和畹町片区开展新一轮核酸检测。

  “西南之西南” 边境城市的防控之难

  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防范境外输入风险被屡次提及。今年6月,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冯子健表示,我国已经经历了30多起境外输入病毒引发的本土传播,目前仍处于“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常态化防控阶段。

  对于边境城市来说,防控挑战似乎更大。

  云南地处中国西南边陲,是全国边境线最长的省份之一,有8个州 (市)的25个边境县分别与缅甸、老挝和越南交界。位于云南西南部的瑞丽,是一座典型的边境口岸城市,在地图上,瑞丽像一把小小的楔子,自东北向西南嵌入缅甸。

  两地的经济往来密切。据官方介绍,瑞丽口岸是我国最大对缅陆路口岸和中缅最大的跨境物流集散基地、人员出入境通道;瑞丽进出口贸易总额占云南省对缅贸易的60%以上,占全国对缅贸易的30%左右。

  人口流动同样频繁。根据瑞丽市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该市常住人口有26万多人。而据瑞丽市人民政府转载的当地媒体报道,常年在瑞丽经商、务工的缅籍人员最多时达10万人,为了便于缅籍人员在中国生活、工作,当地为其办理了2万多张“胞波卡”。

  边贸繁荣、人员往来的同时,当地也面临着疫情防控难题。在瑞丽去年9月的那起新冠疫情中,32岁的感染者杨佐某在瑞丽的暂住地,就是其姐姐杨贵某的家。

  “边境的疫情防控非常复杂,不实际在当地,可能很难感受到。”云南省德宏州盈江县疫情防控指挥部一位工作人员介绍,云南边境线漫长,卡点和拦阻设施不可能全部覆盖;不同地区自然环境有异,有的有山川河流等自然屏障,有的则地形平坦,人员往来较容易;除此之外,全球疫情持续一年半,居民防控意识也有所松懈。为了加强防控,当地在重要通道设置了卡点、加强边境线巡逻,同时发动边境乡镇居民,对非法行为进行举报。

  一位在当地做乡村工作的人士告诉知道君,姐告口岸人员流动频繁,瑞丽当地玉石生意大多与缅甸的原石供应商有密切联系。此外,当地村寨也有不少家庭有缅甸的亲属。在当地,寨子里的关系主要是由有威望的人维系,“家族关系超越了规定,就有些人冒着违法的危险,接应偷渡的人,而且有的寨子靠近边境,村民非常熟悉山里环境,偷渡行为十分隐蔽”。

  去年12月,中国驻缅甸大使陈海与缅甸官员会晤时曾表示,中缅边境线漫长、环境复杂,人员货物往来多,疫情管控难度大,边境地区仍存在薄弱环节,要加强信息通报、人员管控,及时发现、打击非法越境活动。

  据云南发布,7月6日,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在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瑞丽市部署督导疫情防控工作,强调要加快推进边境立体化防控体系建设,把边境线管住,把人管住,把房管住,把重要场所管住,把车管住,全面提升边境地区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筑牢维护边境安全稳定的铜墙铁壁。

  在7月7日召开的瑞丽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德宏州委常委、瑞丽市委书记翟玉龙强调,瑞丽要持续强化边境管控措施,严厉打击偷越国(边)境行为,严惩偷渡者及其组织、协助、容留者。

  国家工作组组长、国家疾病预防控制局副局长孙阳也于日前抵达云南瑞丽,对当地疫情处置和云南边境疫情防控提出指导意见。

  撰文 胖轩轩 实习生 赵亚楠

点击进入专题:

云南本土疫情再起

责任编辑:赖柳华 SN244

来源:新浪网